“民国大师”要的自由是什么样的“自由”——再谈《南渡北归》

摘要: “岳大师”说了,国外有“自由民主的阵地”,可是呢,从美国政府那些强权部门联手迫害爱因斯坦的例子中,从美国纳粹组织迫害卓别林的例子中,从海明威等人被监视设立黑档案的勾当中我就是看不出美国有什么“自由民主的阵地”,“岳大师”你是咋滴看出来的尼?

09-13 05:58 首页 察网

摘 要

“岳大师”说了,国外有“自由民主的阵地”,可是呢,从美国政府那些强权部门联手迫害爱因斯坦的例子中,从美国纳粹组织迫害卓别林的例子中,从海明威等人被监视设立黑档案的勾当中看不出美国有什么“自由民主的阵地”。对一心要回国建设新中国的钱学森等爱国科学家,美国政府是百般刁难、限制、监视,又哪来的什么“自由”?这帮子“坚守国外自由民主阵地”的货色们,敢像卓别林一样揭露美国的黑暗和不公正么?美国给他们这样的自由吗!

我国当下的精英/公知们对“自由”啊“民主”什么的玩意儿是十分看重的。这个是1980年代以来的小传统呢,还是有更深老根的旧传承?依着精英/公知们的书和文章,这是个“老传统”,比如“五四”时候不就大呼曰:“德先生”-民主、“赛先生”-科学么?在这里是有“民主”的!

不过呢,我总觉着这些精英/公知们在胡说八道。各位看哈,“五四”时候的知识分子大呼“德先生”-民主,目的是要救国救民,可不想用这个做幌子办祸国殃民的坏事。可是呢,当下的精英/公知们大呼的“民主”要达成的效果竟然是祸国殃民!就像杀人犯手中的菜刀。

彼“民主”非当下之此“民主”!

关于“民主”我另找话题敲打,现在,我只说另外二字——“自由”。现在也是公知/精英们大呼小叫的“自由”。

关于“自由”,1949之前,是有《南渡北归》的民国“大师”说过、而且“身体力行”的,是极看重的。据我看到的文字,至少有两个民国的“大师”是这样的,而这二人又是当下中国公知/精英们顶礼膜拜的牌位,甚至于说是当下公知/精英们在精神上的老祖宗,所以,今次,我就说说这两个“大师”口中“自由”是什么样的货色!

这两个民国“大师”一为胡适,一为陈寅恪。

“胡大师”的自由,岳南先生在《南渡北归大结局》里有文字记录——1949胡适从大陆出逃前托人给吴晗捎话:

【在苏俄,有面包,没自由;
在美国,又有面包,又有自由;
他们来了,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

看,胡“大师”对“自由”看的极重,而且特别说了,美国又有面包(能让“大师”养尊处优),又有自由(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

美国真那么好?真有胡“大师”极看中的“自由”么?

这个,基本上是胡说八道。

因为限于“胡大师”低下的学力——治学能力(看看他的那个《说儒》,硬伤斑斑惨不忍睹,上了论坛纯粹就是挨砖招口水的“尸”帖),中国学问做得是很糟糕的。而且,还因为他的这个低下的学力,去美国混文聘,也绝不可能从美国纷繁的社会表象中看到美国政治文化中的极权本质,所以,他口中说美国有“自由”实在也怪不得他。

美国的毫无自由,从迫害爱因斯坦中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我们知道,美国的霸权地位,有很大部分是由超级庞大的核弹武库撑着的。而世界上,也是美国的第一枚原子弹能在美国研制成功,是从爱因斯坦和齐拉德两位大科学家联名向罗斯福吁请而开始的。但是,作为吁请美国赶在德国之前研制出原子弹拯救世界的爱因斯坦本人,却是被“曼哈顿计划”挡在门外的!对于爱因斯坦来讲,这就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压迫和歧视!他在美国不能做想做的拯救世界的事情,这个美国给他自由了么?!

研制原子弹是由美国陆军主导的。爱因斯坦被挡在原子弹研制之外,桌面上的原因是没有通过“陆军情报署”斯特朗将军对他的“安全认可”。至于为什么不通过爱因斯坦的“安全认可”,斯特朗有一封信函,可是这份信函离奇失踪了。因为没有这封信,所以,可能的纷纷出笼:

爱因斯坦政治立场“左倾”,军事机密千万不能交到他的手上。

可是,在“曼哈顿计划”的众多参与者中,比爱因斯坦更左倾的大有人在——主持原子弹研制的奥本海默的“左倾”立场比爱因斯坦更甚,而且,他的弟弟弗兰克·奥本海默也参与了原子弹的研制,而这个人曾经是共产党员。

所以,左倾的理由不成立。

还有怀疑爱因斯坦“犹太血统过浓”的猜测,的确,美国这个种族主义立国的国家,是有“反尤”的势力存在,可是“曼哈顿计划”里犹太科学家有不少,为什么偏偏把爱因斯坦挡在门外?不用人数众多的犹太科学家“曼哈顿”玩不成,但是,非要把爱因斯坦排除出去,其中应该有另外要紧的原因。

所以“犹太血统过浓”的原因不成立。

把爱因斯坦排斥在“曼哈顿计划”之外是个阴谋,全程由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和他的政坛密友们操弄

这个胡佛乃是一个亲纳粹者。他与纳粹盖世太保的头子希姆莱关系密切,曾在1937年邀请希姆莱参加在蒙特娄举办的世界警察大会。隔年希姆莱派一心腹来美国向胡佛致谢,胡佛也给这个希姆莱的纳粹代表表达欢迎之意。胡佛操弄这个阴谋的动机,乃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德国纳粹要追杀的名人之一,所以,他也响应德国纳粹对爱因斯坦下黑手。但是爱因斯坦的名声太大,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科学家,美国权势层中的亲纳粹分子还不敢按着纳粹的意思从肉体上对爱因斯坦进行消灭、伤害,但是,却有能力对爱因斯坦进行精神上的压制与迫害——让吁请罗斯福抢在纳粹德国之前研究成功原子弹的爱因斯坦别靠近“曼哈顿工程”半步!并且当时美国权势高层中的亲纳粹分子不光是胡佛一个,还有阻止爱因斯坦接近“曼哈顿计划”的陆军情报署头子斯特朗将军。那么,这两个亲纳粹的货色搞在一起,响应德国纳粹对爱因斯坦下黑手,对爱因斯坦做些迫害、歧视的勾当那谁也挡不住。

爱因斯坦宣誓加入美国国籍

爱因斯坦对这样的迫害表现出相当大的忍耐,为了表达自己对美国的忠诚,接受了美国海军的邀请,参与潜艇和烈性炸药的研究。事实证明爱因斯坦对美国的忠诚度是靠得住的。但是,这也没有让爱因斯坦避祸,对爱因斯坦的迫害还是持续不断的进行下去,而且,对爱因斯坦进行迫害的美国联邦政府机构除了联邦调查局,还有美国陆军情报署、美国海军情报署、空军(特别调查)情报署、移民局、国务院、原子能委员会和中央情报局。

这么多的美国政府机关对爱因斯坦采取统一行动进行迫害,这就不是说美国的亲纳粹分子是一个两个的问题,而是有一股庞大的亲纳粹势力渗入美国政府,秉承纳粹德国的旨意对爱因斯坦进行迫害。

这样的“调查”/迫害从1933年爱因斯坦来美国到去世的1955年,持续不断的进行着,负责搜集爱因斯坦“黑材料”的联邦调查局最后累积下来的“黑材料”多达一千八百多页。尽管这样的调查/迫害都是用偷偷摸摸的特务手段进行的,可是爱因斯坦那是何等的聪明,那些特务伎俩在他的高智商面前无所遁形。实际上爱因斯坦在美国过着的生活乃是高级囚徒般的软禁!

对爱因斯坦的迫害,集中在1950-1955年之间。那时候,看得见的纳粹德国固然崩溃,但是没有纳粹当标志的的美国纳粹倒是一如既往的猖獗。那也正是“麦卡锡主义”猖獗的时候,正是美国“红色恐怖”最烈的时候。两股妖风合力,对爱因斯坦的迫害更烈,这位伟大的科学家在1955年辞世和这两股妖风合流迫害他有大关系。这个“麦卡锡主义”到底给美国人造成了那些戕害自可以百度之,我不科普,我倒是要说那些爱因斯坦的“黑材料”的大部分都是那五年里攒出来的!消息来源竟然靠着投向美国的前纳粹分子提供!

和纳粹穿一条裤子的美国有“自由”???这个美国有胡适“胡大师”说的自由么?!

如果说被美国迫害的顶级知识分子仅仅是一个爱因斯坦,那么,在别有居心的狡辩之下,还是可以为美国洗洗地的,可是,被美国亲纳粹分子迫害的不只是爱因斯坦,还有许多知名进步人士。例如卓别林。这个顶级的演员、大艺术家、大导演的成就够得上顶级艺术精英了吧?而且他的正义感和硬骨世人可见——他主演、导演的《大独裁者》一上映,就被希特勒下了死亡通牒。对这样的死亡通牒,卓别林不惧!这是个英雄!但是对这个英雄,美国政府早就在1923年就由美国联邦调查局开始对他进行跟踪、监视。这样做的原因,他在他的电影中,用最底层的小人物的遭遇揭露、控诉美国社会的不公和黑暗。联邦调查局对他的监视与跟踪也就持续不断的进行着。到他开拍《大独裁者》时,德国纳粹的外交人员出面阻挠,美国的亲纳粹组织也闻风而动施加压力对他进行迫害,并将他视为赤色分子。顶级的亲纳粹分子胡佛更将他视为共产党的同路人。在这些美国纳粹的压力下,《大独裁者》没有获得任何一个奖项!胡佛这个美国纳粹分子指挥的联邦调查局秉承德国纳粹的意志,用特务手段对卓别林进行无休止的跟踪监视,累积的“黑材料”多到一千九百多页。到1952年,借“麦卡锡主义”这股妖风的力量,硬是把卓别林逐出美国!

卓别林《大独裁者》

美国到底自由不自由,是不是有胡适“胡大师”所谓的“自由”,从美国亲纳粹分子与德国纳粹的勾结中就可以看出来么!能和纳粹搞在一起的国家是个什么样的货色还要问么?有没有自由还要探究么?!当然,当时的胡适“胡大师”是无知的,怪不得。但是,攒出《南渡北归》的岳南“岳大师”,你知道么?

被胡佛这路纳粹分子监视、迫害的美国文化精英还有海明威、赛珍珠、托马斯·曼、史坦贝克这些名头极大的作家。他们也在联邦调查局的监视视野中。当然,各人都建立有“黑档案”,如赛珍珠的“黑档案”就有四百多页。

类似的名字还有,不举例了。你表面上看是胡佛一个人在折腾,但是,没有美国那些亲纳粹的势力支持,他不会这么猖獗。

这就是美国的“自由”!

学力低下的胡适“胡大师”对这些腌臜东西是绝对无知的,所以他说“美国又有面包,又有自由”!

美国的纳粹分子的势力有多庞大?有事例证明——在1940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这些人助力纳粹德国操纵美国大选。

按着宋鸿兵《货币战争·金权天下》的说法,美国的洛克菲勒用海量的政治献金力推希特勒上位。按着《爱因斯坦档案》的记录,若干年后,希特勒也“投桃报李”,在美国1940年大选期间,对十三个美国众议员和七个参议员秘密捐赠献金。其中包括罗斯福的竞选对手——蒙大拿州的惠勒。这样的折腾劲儿,可比现在美国虚构的的“通俄门”要凶悍的多,可是,居然没有美国媒体在当下提这个事情,难道只是因为名声太臭?也许。不过更可能,还因为当年的亲纳粹者们还有势力“薪火相传”,不许提这个事情!

这个惠勒是铁杆的“孤立主义者”,对欧洲的战争报围观立场,他曾对《纽约时报》说:

【如果由得了我,美国第一件事就是自扫门前雪。】

这位蒙大拿州的参议员惠勒的政坛密友就是胡佛。惠勒和他的支持者们拉胡佛助力惠勒竞选,对价就是给胡佛司法部长的职位。

惠勒的言论自然逃不过纳粹的耳朵,当时的纳粹德国深知,这样的“孤立主义”正是德国放下对美国参战顾虑放手在欧洲大打出手的好朋友。所以,通过美国的亲纳粹分子向这些孤立主义者送钱助他们上位乃是上上之选。不过呢,这帮人的命不好,遇上更厉害的罗斯福。罗斯福私下委托在美国的英国间谍威廉·斯蒂芬森把惠勒等人与纳粹德国勾结的老底揭穿了。惠勒的政治生命倒是彻底死亡了,可是亲纳粹这的势力仍然庞大,罗斯福对他们也无可奈何,胡佛这个不倒翁也就安然无恙,继续秉承亲纳粹的理念,对被纳粹德国要追杀的爱因斯坦、卓别林进行无休止的监视跟踪等等迫害行动。

纳粹干预美国大选的行动失败,并不意味着纳粹一无所获,在纳粹行将崩溃要与“同盟国”媾和的时候,选择的媾和对象是美英/美国。这其中就有“前世”(1940年美国大选期间给美国政客们赠与大笔政治献金)修来的“缘分”啊!

纳粹最明显的标志就是种族主义,常识可知种族主义乃是美国的立国根本,有这样的共同点接榫,美国和德国的纳粹分子们两下里“猩猩相惜”沆瀣一气势所必然。容不得白种人——爱因斯坦、卓别林、海明威等人,难道就能容得黄皮肤的“胡大师”?就能容得同样黄皮肤的当下中国公知/精英?

可笑!

让人觉得的最可笑是岳南“岳大师”,他的文章里有这么一句话:

【这一年(1949),有些知识分子留在了大陆,有些知识分子去了台湾;之后又有许多知识分子响应党的号召,自世界各地回国建设新中国,只有少数知识分子坚守国外自由民主的阵地】

看,“岳大师”说了,国外有【自由民主的阵地】,可是呢,从美国政府那些强权部门联手迫害爱因斯坦的例子中,从美国纳粹组织迫害卓别林的例子中,从海明威等人被监视设立黑档案的勾当中我就是看不出美国有什么“自由民主的阵地”,“岳大师”你是咋滴看出来的尼???当然,不能否认的是,确确实实,有一帮子“知识分子”是在“民主自由”的美国“坚守阵地”呢。但是,这是有前提的——这些人只能在美国政府的庇护下骂新中国!美国只给他们这样的自由!实际上这帮人的角色不过是对着新中国狂吠的狗子!相反,对一心要回国建设新中国的钱学森等爱国科学家,美国政府是百般刁难、限制、监视,又哪来的什么“自由”?给美国帝国主义的走狗吹喇叭,是岳南“岳大师”在向这些狗子致敬。这帮子“坚守国外自由民主阵地”的货色们,敢象卓别林一样揭露美国的黑暗和不公正么?美国给他们这样的自由吗!

有个建议给“岳大师”,不妨拿出你攒凑《南渡北归》的能耐,为美国迫害爱因斯坦、卓别林、海明威这些顶级精英的勾当写一点洗地的文字如何?否则,你还怎么制贩你那个“外国自由民主的阵地”的假货呦!

这几天认真地在想一个问题:借胡适“胡大师”的嘴鼓吹美国有“自由”的岳南“岳大师”,你以为你去了美国会被高看一等么?!你以为你的《南渡北归》会在美国热销大卖让你再炫一笔中国的“国难财”么?

据说呢,胡适“胡大师”回台湾了。为什么?

美国的面包是有的,可是太难混了。如岳南“岳大师”在《难度北归大结局》里就这么写“胡大师”的栖栖遑遑:

【蒋政权逃离大陆后,胡适在美自谋生路。这么大一个知识分子,与其他人一样,填表求职,买米买面,其间苦痛,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个光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十足一条“乏走狗”!美国有面包?面包白给你吃?

不单单是面包难混,“麦卡锡主义”的妖风猖獗的时候,美国还借口大陆新中国是红色的,所以连在美国的华人、华裔群体也受了冲击。被非法传讯者多多,据说被监禁、驱逐甚至于暗杀者也有。胡适“胡大师”之所以去台湾,恐怕和他在美国见到的那些不“自由”的血雨腥风有莫大关系!

美国有“自由”?!美国有“自由民主的阵地”?不要胡说八道哦!

说过了“胡大师”,再说“陈大师”陈寅恪的“自由”——“学术自由”。

这个老先生倒是有真学问的。不过他的这个学问是有毛病的!他也深知他的学问里有一样最要紧的东西不见容于“马列”,如果按着“马列”的治学路子走下去,他早先的学问恐怕就全白做了,这个是他绝不愿认的,所以,新中国政府请他去北京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他提出条件:不宗奉马列主义,不参加学习政治。

那么,他学问里那个看的最要紧的,不见容于“马列”的东西是什么?

是他的历史观——精英史观——历史由精英人物引领、推动甚至于是精英人物创造的历史观。具体到他的“不古不今”的隋唐史研究上说,那就是,那个时候的帝王将相们创造了历史、引领、推动了历史发展。陈先生这样的话在他的论著里颇多,试举至为明显的一例:

【李唐一族之所以崛兴,盖取塞外野蛮精悍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颓废之躯,旧染既除,新机重启,扩大恢张,遂能别创空前之世局。《李唐氏族推测之后记》】

在这个话里,“别创空前之世局”就指唐朝的强盛,整句话把唐朝的强盛都因为有鲜卑血统的李唐皇室一家的“崛兴”,功劳大大的。这是典型的“血统”论和“精英论”。

我们固然不能否认历史上的精英人物对历史正面发展的引领和和推动作用,但是,如果把这些好的方面都归因于李唐皇室这几个有异样“血统”的少数精英,那么,反问一句:安史之乱又要归于什么原因呢?只是安禄山过于狡猾么?酿成唐朝衰落剧变的罪魁——唐玄宗固然是生长于中原,但是胡族的做派可没有丢掉——杀了儿子娶了儿媳妇(杨玉环),这就很“胡族”。可是为什么如此的“野蛮精悍”会把盛世唐朝一手大好的牌打成了烂牌?这位陈先生为什么在这话里只强调李唐皇室光辉的一面,却单单不提堕落的一面?

蒙元进中原,那是纯粹的少数民族血统,那个“野蛮精悍”的血统远比李唐皇室那胡化的汉族血统更生猛,但是,除了统治疆域更为广大之外,蒙元的统治几乎是乏善可陈;还可以举满清入关的例子,努尔哈赤一族的血统也是纯牌的少数民族血统,这也比李唐皇室那胡化的汉族血统更加的“野蛮精悍”,可是,在就在康熙年间国势上升的阶段抗击外敌-沙俄的入侵上,战绩也乏善可陈——沙俄动用的兵力峰值也就八百多人,可是满清这一边最高到五千人,沙俄当然失败,可是最后的那个条约明显的对沙俄有利——中国廓尔喀蒙古的游牧地域被划入沙俄一边。这为什么?

事实上,在“家天下”的时代,王朝的勃兴绝不全是皇室精英人物的能耐促成,但是王朝的衰落和灭亡,以及因此给百姓带来的无穷苦难,皇室精英们的堕落与衰朽却是最大的恶因!

家天下的时代,辉煌不见得皇帝创造,但是,崩溃的责任大部分在皇帝们这里!这才是历史的真相!陈寅恪“陈大师”的学问里认真的讲这个了么?

都说这个“陈大师”的学问大,可是就这句话来讲,认真的钉对,基本上都是窟窿!

而且,我们把目光放宽,回溯到西汉和唐朝的对外战争做个对比,就更能看出这位陈大师这个“血统精英论”结论的荒谬。

在中国古代史上,西汉和唐朝是两个少有的强悍中原王朝。在对外事功都可圈可点。虽说就武功的持久强盛来说唐朝不及西汉,但是,在迅速恢复国力打击侵略者这方面来讲,唐朝却远胜于西汉——

在刘邦“白登山之围(公元前200年)”后,就对匈奴取守势-和亲,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汉武帝“马邑之围(公元前133年)”结束,之后才是对匈奴持续不断的猛烈打击。这期间的间隔67年。这67年西汉在积蓄国力。西汉的对手匈奴“控弦30万”。

唐朝公元618年立国,对东突厥采取守势,持续到公元630年击破头号劲敌东突厥,期间时隔12年。之后征讨四夷四面出击。这12年唐朝积蓄国力。唐朝的劲敌东突厥“控弦40万”。

从这些时间间隔上看,唐朝国力恢复显然更快更为强悍,对手也更加强大。这似乎是说明击破东突厥,是李唐皇室少数人——尤其是李世民的英明。其实,这恰恰是个大误区!唐朝国力恢复速度快于西汉不是李唐皇室/李世民的功劳,那是唐朝生产力水平高于西汉的功劳。而这个生产力水平的提升乃是劳动人民在漫长实践中积累而来。

在工业时代之前,财富的最大创造源头是农业,其中以粮食生产为主要标志。在西汉,耕犁还未普遍推广,耕地“蹠耒而耕”,一个强劳力一天耕地7市亩,秦汉年间一般旱地粮食亩产量在100斤上下,水源充足的水浇地可以达到150斤-200斤以上。那么,西汉时候每个强劳力的粮食生产能力在旱地也就700上下,水浇地的产量在1000斤以上。

西汉之后耕犁经过改进,牲畜耕耙普遍推广,劳动效率大幅提高。到唐朝时候,一个壮劳力一天可耕地40-50市亩。不过,在北方,粟麦的亩产量比西汉没有提高太多,水浇地可以达到200斤/市亩,一般旱地也就100斤。但是因为劳动效率的提高,唐朝一个壮劳力的粮食生产能力至少在4、5千斤以上。

也正是因为这样高的生产效率,唐朝时候人民创造财富的能力比西汉强得多,国家累积财富的速度也快得多,国力恢复到可以对外进行大规模战争的时间也短得多!这就是唐朝立国12年之后就能首克顽敌的最大原因。唐朝的富裕和强盛,底层劳动人民的功劳是最大的,短时间迅速的恢复国力,再加上李世民这个高素质的打江山的皇帝,这才给唐朝打下了强盛的根基。如果唐朝时候的生产力水平也和西汉一样落后,那么立国之初,唐朝的国力是不堪征战四夷四面出击的,李世民能对侵略者做的反击也只是御敌于国门之外,绝不可能远征到敌人的腹心地区。

而且从史料上看,李世民之后唐朝的历代君主们素质是一代不如一代,徒有虚名的唐玄宗在对付唐朝的劲敌——后东突厥汗国也没什么积极的作为。

我们大可以退一万步,按着陈寅恪的“精英史观”假设一下:如果西汉和唐朝都是同一般的生产力水平,那么立国70年后,西汉还能盼来个汉武帝,唐朝也就只能有个唐玄宗了。那么唐朝的对外事功比得上西汉么?

唐朝在开国初年就迅速走向强盛,实在是底层劳动人民的功劳!但是,在陈寅恪“陈大师”的书里,你是找不到这样的结论的。他的结论无非是帝王将相们如何如之何,底层劳动人民对历史的正面推动作用在他的研究里是没有地位的,这些人民也是“失语”的。这样的做学问,地道么?!

这样不地道的学问,根子就在于他研究历史的材料是二十四史和《资治通鉴》这样的“正史”。这些“正史”本身是有问题的,如梁启超就说——二十四史是帝王将相的家谱。那么,拿着帝王将相的家谱做历史研究,得出的结论还不就是帝王将相在引领、推动、创造历史的荒谬结论?这样的研究根本得不出正确的历史实像,只能得出“精英史观”——帝王将相这些精英引领、推动甚至于创造历史。这也正是马列唯物史观坚决摈弃的,也是陈寅恪坚决要“捍卫”的。陈寅恪的“硬骨头”不过如此!他的“自由”——“学术自由”不过如此!

“精英史观”绝不是什么好鸟,绝对下不出什么好蛋,孵出的只是害人的恶鸟怪兽——制造害人精英的精英意识!

精英意识有多坏,看看当下中国的财势精英们的勾当就能知道,再看看为它们吹喇叭的公知们的嘴脸就能知道!财势精英们个个都有精英意识!精英意识满脑袋的精英们就认为自己是历史的创造者和引领者。地位低于他们的人民就应该是毫无思想只能跟从自己脚步、顺着自己手指方向盲目前行的“失语者”。固然,历史上这些人里有极少数头脑清醒的人物——李世民之流能说出“载舟覆舟”的道理。但是这样的道理只是告诉自己的接班人和助手要警惕人民中隐藏的巨大反抗力,警示他们不要做过火的剥削和压迫,不要把草民逼到“民不畏死”的步。仅此而已!其实连李世民眼里也没有把人民当做是与他平等的一个人群,更遑论素质还不如他的绝大多数精英?

无论什么样的精英,在“精英史观”造就的精英意识驱策下,他们就认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就认为自己应该享有普通人民没有的特权。这个特权也在王朝时代被各种法令条例按着等级明文规定了多少和高下。皇室就是最大的一个精英/特权人群。余下的大小官僚也能从法令之类的王朝制度中得到多寡不一的特权。这样的特权是不可触碰、不能被侵犯的,一旦被触碰,特权阶层就会群起而攻之,什么样的好事都会被搞砸。如北宋王安石变法中的募役法,直接触碰官僚、地主之类财势精英的利益,就被群起而攻之,当时的文豪/官僚苏轼就有这样的发难

【“坊郭等第之民,与乡户均役;品官形势之家,与齐民并事”。】

你(王安石)这么做就是让我们这些住在城里的上等人和乡野村夫一样服官家的差役,让我们这些有势力的官僚之家与平民做一样的事情!

这样的发难十分有力,王安石的变法阻力重重失败,身败名裂有了“法儒”的恶名。

王朝时代,为皇帝服务的官僚们固然从王朝制定的制度中得到了普通百姓不能企及的种种特权,但是,人性中的贪欲是有的,如果制度中规定的特权满足不了这些精英货色们的贪欲,那么,他们就要“想自己的办法”了。最常见的,最为百姓痛恨的就是贪污、受贿之类的腐败勾当。这样的勾当不光祸害百姓,也损及皇帝这个最大的精英/特权人物的长远利益,所以,历代有远见的强势的、弱势的君主总要用些手段要把这样的腐败勾当做些压制,甚至于消灭。典型的就是朱元璋对贪腐的惩治。

他对贪腐的惩治,除了严酷的《大明律》之外,还法外用法,用比《大明律》更加酷烈的刑罚严惩贪腐分子,并且把案例编制成书——《大诰》《大诰续编》《大诰三编》《大诰武臣》,统称《御制大诰》。但是,如朱元璋这样的强势严厉打击贪腐,总有力不从心的感觉,竟有这样的浩叹:

【朕朝治而暮犯,暮治而晨亦如之,尸未移而人为继踵,治愈重而犯愈多。宵昼不遑宁处,无可奈何。(《大诰续编·74条》)】

我早晨惩治了贪腐坏蛋,晚上又有人作奸犯科,晚上处理了这害人货色,第二天早晨又有人这样的办坏事,这边杀掉的坏蛋的尸体还没动地方呢,就有人紧跟着作恶,惩治的坏蛋越多,敢于犯案的坏蛋也越多,白天黑夜没有一个让我能消停的时候,我实在是没什么法子可用了。

这就是朱元璋的无可奈何!何止朱元璋,所有皇帝动手惩治贪腐都有这样的无可奈何的时候。

贪官们怕死,怕皇帝的利刃加身,但是,贪官们就认为自己是精英,就认为自己应该有种种高于百姓的特权,就认为当下的特权不配自己精英的身份,所以就要用制度之外的犯罪勾当满足自己对特权的要求。所以哪怕利刃加身满门抄斩,也要贪腐——我是精英,我就要有特权,我贪腐是应该的!这就是杀不绝的贪官,死不尽的腐败的老根子!

朱元璋的四本《大诰》不仅是案例的汇编,更是惩治腐败的用刑范本,是层级更要高于《大明律》的刑典。但是在他死后,文弱的建文帝在官僚们的围攻下,禁行《大诰》;到朱棣做皇帝,重新颁行《大诰》。可是,在朱棣死后,《大诰》又被踢得远远地!这都是满脑子精英思想的官僚特权阶层们共同“努力”的结果啊!

一切的一切,祸根都在精英特权阶层及其经营思想上!精英思想的来源就是“精英史观”——陈寅恪们研究的学问“精华”。这个“精华”藏身之地就在帝王将相的家谱——“正史”中!从帝王将相的家谱——“二十四史”中来!而这“二十四史”/“正史”正是陈寅恪这些民国“大师”们治学最依赖的材料。他们传授的学问,是有毒的!

我们要明白,做这路学问的陈寅恪“陈大师”也持“精英史观”,也是有精英思想的精英啊!而且还是精英学者呢!

中共、毛泽东领着穷人闹革命,首先就是要把造成不公平的祸根们——满脑子精英思想的害人精英们的特权地位推翻,革除滋生精英特权阶层的生产关系,为新中国培育脑袋里干干净净的新人。那么,怎样在剔除精英思想的前提下把“二十四史”传授给新中国的学生们,这实在是个高难度的事情。这需要执政者和治旧学的民国“大师”们共同研究学习慢慢探索。否则,按着旧套路教书,还是教出一帮子满脑子精英思想的旧精英,共产党、毛泽东和穷苦百姓们白忙活,江山白打了!说来说去杀了皇帝做皇帝?这还是跳不出中国古史上王朝兴废更迭的怪圈圈,中国别想有真正进步的一天!

中共安排民国“大师”们学马列、学政治,实际上就是要这些老先生们不要按着旧套路教书,先把自己脑袋里的精英思想清洗掉,不要把精英史观传授给新中国的学生,这是没错的。但是呢,这位陈“大师”就是要对着干,怎生得好?这样的对着干“硬骨头”去了美国会被胡佛怎样的修理,岳南“岳大师”不妨假设一下写个东西出来?倘若有“大师”在民国对着蒋介石说,我教书不宗奉“三民主义”,蒋介石会怎么修理那人?动动脚指头都知道!如此这般,与执政党政治文化搞对立的“陈寅恪”放在哪个国家、哪个政权也不会被欢迎!好在“黄金时期”的民国就是精英思想灌了脑子的的特权精英们在执政,所以呢,“陈大师”才遇上了好时候!

对于和执政党政治文化搞对立的精英学者,无论哪个政权对这样的人,最干净的法子逐出门外自己找活路。但是中共还没那么干,在三年天灾的时候,还没让这老先生受了罪,不错了!这也是一种宽容!但是这样的宽容是无限的么?!打着“学术自由”的幌子按旧套路传授含着精英思想的东西,谁能一直容你?!

现在稍有些权柄的人,绝大部分一脑袋精英思想,一脑袋高人一等,一门心思想着给自己多弄点特权,一个心眼琢磨给自己多捞一点多贪一点。他们脑袋里的那些腌臜货,根子就是精英思想!这类思想在“陈寅恪们”研究的“帝王将相学问”中一划拉一堆。陈寅恪现在被抬得那么高,有居心的!在范文澜的中国《中国通史》里你找找看?!范文澜被贬得那么低,也是有用意的!

任何一个执掌大国的政权,都有自己的政治文化。不管在文字表述上是粗陋还是精细,这个政治文化都有。在国内所有与之相冲突的文化形态上的东西,从法理上讲都不容许存在!宣扬这路东西的人,都不可能给他们自由!可是当下的中国居然就有这路“自由”,这个“南渡”、那个“北归”不都是为那些满脑子“精英史观”/“精英意识”的“大师”们吹喇叭的腌臜东西么?!与之相对应的是某一种“言论自由”,开国领袖毛泽东被抹黑、诋毁,问一下:

你们在美国敢骂华盛顿这个特大号的贪污犯么?!美国给你这个“自由”么?!你们敢在最自由的英国海德公园大骂虚有其位的英国女王么?!借你们一万个胆子!

更有法律党打着“学术自由”的破旗,质疑中共在中国执政的合法性,问一下,你咋不去美国谴责美国两党的种族主义本性呢?!你咋不质疑美国两党在美国执政的合法性呢?美国给你那个自由么?你有那个胆么?!

抱着那些个“大师”的牌位,打着他们的旗帜,哭哭啼啼指桑骂槐,蘸着眼泪写字换钱花,怎么看着都像是职业哭丧那种人……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者】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尽在察网:www.cwzg.cn


首页 - 察网 的更多文章: